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超神之羽落凡尘 四十四章地狱之门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3:25

超神之羽落凡尘 四十四章地狱之门

在确定没有杀人等重大事件后出警人员也放松下来,公司送医的车辆也顺利开出送医了。但是作为出警警力接到报案肯定是需要处理的。

受害人受伤无法签字确认这是一般的斗殴事件,而且无法保证受害人没有生命危险,那么肯定是要以故意行凶将当事人扣留的。很不幸,道生中招了……

面对警察同志的要求,道生作为良好公民自然是要好好配合的。但是当看到身旁的凯莎时道生犹豫了。

“她是高贵的天使,也是稀颜。从她出现在我生命里,便是无法舍弃的宿命。我可以无所谓,可是她呢?”

想到此道生不由得抬头看天,心念转动:“吾一生秉持天命,护道世间。舜天之意,流浪尘世,潜心明道,如果到头来换来的是命中之人受浊辱之祸,那吾身受因果业报缠身亦是不惧!”

“我可以跟你们走,但是她不行。”下定决心的道生对带队的副局长道。

“不行?没有什么不行的。她是当事人之一,必须跟我们走一趟!”副局长见道生跟自己谈条件,有些恼火道。

“给你十秒钟考虑,要不我跟你们走,要不我跟她回家了。我们还很忙”道生并没有生气

,语气亦如往常的平淡,只是多了几分认真。

“你以为你是谁呀,我告诉你……”

“时间到,你慢慢玩。”道生打断了副局长继续要说下去的话,留下一句话便拉着凯莎光明正大的走了。

不知为何陷入短暂短路状态的副局长等人在回过神后,向道生的背影看了看,又回头说了句“收队”便带大队人马扬长而去……

“他们刚刚怎么了?”珍珍来到旭阳身边小声道。

“不知道啊!不过都不是一般人啊!”旭阳回想刚才的情景叹道。

“什么不是一般人?”珍珍疑惑。

“哦,没什么。珍珍我送你回去吧。”

旭阳觉得不能和珍珍探讨这种话题,岔开话题道。

“可是看你这阵势,好像有事情呢?”

“本来有事,现在却成看戏的了。”

旭阳打趣道。又转身对随行而来的工会人员道:“今天的事情,我想大家有目共睹。企业职工原本就是处于弱势群体,所以才有了我们这个社会性机构来保护职工的权益。但是今天,我认为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在此进行互查了。从企业职工的工作问题,升级为相互斗殴甚至于相互伤害;再此期间我没有看到企业管理、行政或公司高层以及企业负责人出现来调节或者制止这种行为。

说到这里旭阳看了看渐渐以自己为中心而聚起来听讲的人,清了下嗓门对着众人大声道:“各位在岗位上辛苦劳作的职工们。我们是由工人阶级领导建设的自由、伟大而民主国度,但是事实证明工人的地位却是得不到保障。敝如今天的发生的事情。作为市工会干部,我做的很失职。但是今天我在此呼吁大家:相互团结,维护职工权益,加入工会……”

旭阳为了施压也为了名声与工作,顺便进行了一场动人的演讲。气氛分分钟好涨。

最后一名员工提问“不想上班企业罚款怎么办?”

旭阳答:“如果你们大多数人有这个想法,可以拒绝上班,如果企业依旧罚你们款,那就是压榨劳工利益,这种企业是不值得我们同情的,他是站在广大职工的对力面。我们要坚决打击,解决反抗。市总工会也会一直关注,并给与支持。永远记得我们是民主的、自由的……”

然而,就这样,大多数职工私下一商量,全都给自己找了个理由回家抱孩子去了。少数人也因为人员少没法工作,也回家了。

结束演讲的旭阳在与同事分道扬镳后也送珍珍回去了。

“你刚才瞒帅的”珍珍对旭阳夸奖道。

“过奖了”旭阳给了一个微笑道。

“可你也是老板啊!”

“我对员工还可以”

“你不用上班吗?”

“做老板并不忙”

“那我们去找道生哥吧,我还有好多问题要问他。”

“好”

——分割线——

海克拉火山,位于B岛国首都雷克雅未克约一百多公里处;而且人们还给它起了一个名字叫:『地狱之门』

而此时然而让人想不到的是火山无尽深处的地下。仿佛是一座沉浸千万年的宫殿。

宫殿分别树立着根根硕大无比上面雕刻着牛头、鱼身、羊身、蛇尾等各种形态各异的通天石柱;石柱的周身充斥着可怕的烈焰。

如果有西方神父在这里,他一定会联想到这72根石柱图案与神话中的天使堕落一族七十二魔柱多么相似。

然而就在七十二魔柱的上首高阶位置,一张古朴而奢华的王座上,一名身体壮健面色刚毅的西方男子石像与他身旁不远处坐着的侍卫又像是身份同样尊贵的男子石像在此时纷纷龟裂。直到最后出现两名完全赤裸状态的“男人”

“镰刀魔,你也醒了”王座上的路西非尔大手一挥一件古琉璃男装瞬间出现在自己身上并完美契合。语气淡淡道。

“你是恶魔之王,我乃死亡君主。从你和天使军团落败坠落这无尽深渊起便诞生了我。我与你相生相济你能醒来我自然能醒来”镰刀魔同样一挥手,顿时变成一个头戴斗篷,却着装极度奢华、手持死亡镰刀的男子。

“那么,就让我们再一次走向为自由、堕落而战的征程……”

“他们呢?”镰刀魔看着七十二魔柱道。

“我无法释放他们,虽然我不知道自己为何醒来但是我的力量似乎被无限禁至了。”路法西道。

“我亦如此”镰刀魔验证了路法西的话。

“我似乎闻到了天使的气息”

“我们已经沉浸万年之久,他们还不愿意放过我们?”

“不,是我们不放过他们。”

“世界也许变了模样?”

“那就一起去见证一下!”话落,路菲西儿身后便长出一双暗红色翅膀冲天而起消失在地宫之中,镰刀魔亦是紧随其后……

海克拉附近的居民在这个清晨亦如往常忙碌或悠闲着。远处高耸的火山对他们来说是地狱的魔鬼也是上帝的恩泽。

未完待续……

抚州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宁波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信阳治疗牛皮癣医院
抚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宁波治疗白癜风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