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可穿戴设备格局未定如何走出当前困局

发布时间:2019-08-15 15:40:44

  的格局定了吗?或许这并不是一个需要讨论的问题,因为在我看来,可穿戴设备的产业格局都还未形成,至少在未来的 年内市场格局都难以划定。

  IDC报告并不能代表整个可穿戴设备产业

  当前,有各种各样的预测报告对可穿戴设备产业做出预测。对此,我认为总体上来说都不太靠谱,或者更精准地说,这些预测报告只能代表可穿戴设备产业的一部分市场,并不能代表可穿戴设备产业的全部。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我们通过所发布的报告可以明显地看到,其对可穿戴设备产业的界定并不清晰,大部分都局限于当前的、手表类产品,并且只是选择其中的一部分代表性品牌做为研究、统计的口径来分析整个可穿戴设备产业,这显然并不合理。

  比如说IDC所公布的报告,本身的产品类别划分界限就比较模糊,排第一的Fitbi和排第二的Apple,以及排第三的Xiaomi,三者之间的产品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是有差异的,一个是智能手环,一个是,当然我们也可以理解为是对腕戴类可穿戴设备的总称,或者说是总统计。如果从这个层面来看的话,IDC的报告显然不能代表着可穿戴设备产业的全部。

  或许有人会对我提出质疑,既然当前这些对可穿戴设备产业所分析的报告都不准确,那为什么我看到了这个问题不能出具一份相对有代表性,并且比较全面的报告呢?现实地承认,以我个人的能力着实难以完成这样一份关于可穿戴设备产业的分析、预测报告。而我之所以认为IDC的报告不能代表智能手表、手环的全部,是因为据我所掌握的数据来看,仅在国内一些定位于低价位的智能手环、手表厂家,他们的出货量并不比三星小,单品出货量在几十万台的 不知名 厂家在华强北就不少。而这些企业中,有一些在低价的出口方面做得并不差,尽管是低端市场,但也是一种国际化路线。

  就官方的统计口径来看,可穿戴设备目前大部分的产品都只是按照 C产品的认证方式来处理,这也给有关部门的统计增加了难度,它不像类产品牵涉到入备案。除了那些带通讯功能的可穿戴式类产品,其余不牵涉到通讯功能的设备可以说很大一部分都没有主动备案的概念。同样,对于可穿戴设备产业而言,包括我们国家在内的全世界各个国家都还没有形成正式的官方协会机构。从国内的情况来看,目前所存在的联盟、协会,要么是地方性的,要么是挂靠在某一协会下面的一个分支机构,只是很多人在宣传的时候弱化了实际的背景信息而已。相关组织、协会机构的缺位,必然会加大产业信息收集和获取的难度。

  到底什么是可穿戴设备?

  鉴于IDC报告中对可穿戴设备的狭义定义,我想在进一步讨论前景走势之前,或许需要先行梳理一下到底何为可穿戴设备。

  其实,可穿戴设备,作为产业中的一个分支,只是其中围绕人体的智能化产品部分。通俗地理解,就是可以 穿 、 戴 在人体身上的智能化设备;从与人体的接触层面进行划分,可分为体表外与体表内,也就是穿戴在人体皮肤外的穿戴式产品,以及植入人体内的植入式穿戴设备。

  体表外的可穿戴设备是我们面前比较熟悉的产品,主要是由和苹果手表引领,加之国内的诸多创业者以智能手表、智能手环为产品形态切入的可穿戴设备领域,成为了大众最为熟知的一种产品形态。但智能手表、手环类产品并不代表可穿戴设备的全部,只是可穿戴设备在体表外的一种表现形式。就整个人体可穿戴设备产业层面来看,智能手表、手环尽管起步较早,但市场容量可以说是整个可穿戴设备产业中相对较小的一个模块;可以说还未发力的、、子、智能饰品、智能内衣等体表外可穿戴设备中的任一产品形态,其市场空间都比智能手表、手表要大得多。

  目前国内外都已经有相关企业在这些领域进行探索、开发。比如在智能纺织方面,香港大学的团队就已经做了大量的技术研究,已经具备了商业化量产的能力。而在植入式穿戴设备方面,包括智能药丸、纳米细胞、电子纹身、智能避孕,以及其他一些与医学相关的植入式智能设备所释放出来的市场能量都是极具颠覆性的。

  可见,片面地以当前的智能手表、手环来定义可穿戴设备产业并不客观,而且也不具有代表性。尽管从智能手表、手环的产品层面来看,目前似乎也形成了一定的规模,如、苹果、小米、Garmin、三星等,但并未形成真正意义上的市场格局。其中的关键因素就在于整个智能穿戴产业链,包括可穿戴设备的产业链都还未发展成熟,而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局面,充其量也只能说明这些企业在以手表、手环为表现形态的可穿戴设备产业领域,进行了比较深入的探索。

2018年西安生活服务上市后企业
2013年泉州A+轮企业
早讯|苹果市值缩水不到1万亿美元;乐融致新不再出现在乐视网报表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